电话:010-5715 7131 手机:130010 99058

企业家欧美游学 【美国游学】倪峰: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的走向及中美关系

首页 > 文章发这里 > 正文

4月8日晚,中国社会科学院倪峰为北大国发院EMBA学生举行赴美游学专题讲座,就当前美国的政治生态、特朗普政府对外政策走向、中美关系前景三大问题做了深刻剖析与讲解,讲座由北大国发院EMBA《领导力的国际观察、体验与反思》课程主讲教授杨壮主持。

图为:倪峰 研究员

美国游学精彩看点

杨壮教授指出,自己每年都要带学生去美国游学,美国作为世界头号强国,也是世界黑天鹅事件的中心,其经验教训值得同为大国的中国认真总结吸取。

特朗普上台后,对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走向都产生了新的冲击。中美关系下一步会怎么走?此次《领导力的国际观察、体验与反思》课程中,同学们将通过参观、访谈去思考这一问题。

此行中,校方将邀请美国专家以及在美国的中国专家,对特朗普新政、特朗普的执政团队进行介绍和点评,从而帮助学生准确把握美国政策走向、预判中美关系未来趋势。

据悉,北大国发院EMBA学生还将参访美国高等教育机构、政府部门、社区、企业、国际组织等等,重点考察美国的今天和中国的未来。

在课程安排上,此次赴美的30多名北大国发院EMBA学生将分为法律、政治、社会文化、企业创新和中国企业在海外四个调研小组,全面深入地学习美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和发展哲学理念,倪峰教授的此次专题讲座正是同学们赴美游学的第一课,也是一道精美的文化大餐。

行前课解读美国新政

倪峰教授表示,在美国的政治光谱中,特朗普原先是一个政治“圈外人”,加之其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他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给美国和世界带来了巨大的不确定性。倪峰教授试图从不确定中寻找到规律性的确定要素,让学员们对特朗普政府未来走向有一个相对清晰的把握。

从参选开始,特朗普便迎合美国中下层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中强烈的不满情绪,他的“百日维新”对美国的现行政治体制展开一系列“清理”,积极回应了自上世纪90年代起美国白人主体因少数族裔数量快速上升所引发的焦虑。特朗普的参选、胜选、上台执政实际上是一场社会政治运动发生、发展、展开的过程,而非一般意义上的常规政治过程和政党轮替。

对选中、选后、执政过程中的特朗普现象进行分析,可以清晰看出,选举和上台执政分别是这场社会政治运动的两个阶段,大选为造反夺权,上台即利用权力将政治意愿转化为具体的政策行动。特朗普的施政措施带有很强的制度外政治行为特征,跳开既有的程序、规定和通常的做法。特朗普提出的外交议题也是紧紧围绕美国国内的经济政治展开,处理各国关系时的理念集中体现为抓大放小、重双边而轻多边。

“特朗普风暴”是后金融危机时代美国各种社会矛盾的一次集中爆发,将对美国的政治生态产生巨大冲击,产生高度的不确定性。它对美国本身产生的震撼效应可能远远大于它对外部世界的溢出效应。特朗普是一头“公牛”,但他所闯入的“瓷器店”更多地应当是美国本身。

特朗普对外政策的基本理念是强调“美国第一”、 “美国优先”,这实质上是美国社会中曾经出现、被长期压制或边缘化的本土主义、孤立主义、狭隘民族主义、重商主义、粗鄙现实主义的一种大融合。特朗普倡导美国应阻断部分“非本土”因素,减轻国际安全责任,强调以实力求和平。在一定程度上放弃自二战以来美国历届政府坚持的国际自由主义“道统”,即美国维护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领导地位,这可能是特朗普政府未来对外政策中最具颠覆性的变化。可以确信,特朗普这种颠覆性的想法会受到美国的建制派以及美国的盟友强有力的抵制。

特朗普将延续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收缩态势,并更具孤立主义色彩,会更多地将施政重心放在国内,但鉴于美国拥有的重大海外利益,他不可能真正推行孤立主义。在收缩的同时很可能奉行有选择的干预, 如果在一些问题上(如朝核问题)激怒了他,他会做出比奥巴马政府强烈得多的反击,特朗普政府也会要求盟国更多承担安全责任。

特朗普政府外交议题将紧紧围绕经济、移民和反恐展开,这在他上台70多天行动中已表露无遗。他在处理与各国的关系中“抓大放小”,更加重视处理与大国的关系。在安全议题上,特朗普政府将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放在突出位置。强调重建美国军力。在贸易政策上强调“公平贸易”,重双边而轻多边。在全球化和全球治理问题上,特朗普基本上是踩刹车、甚至开倒车,比如特朗普认为气候变化问题是中国制造的阴谋。2017年3月28日,特朗普签署一份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旨在推翻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气候政策。

面对特朗普引导下的对外政策走向,倪峰教授预测中美关系可能会遵循历史规律,面临一个艰难的磨合期,这一方面是考虑到中美关系的复杂程度,另一方面也是对特朗普不按常理出牌的个性的评估。但由于中美密切的经贸关系和金融恐怖平衡,两国也存在着相当大的合作空间。

冷战结束以来,历届美国政府主要以三重视角看中国。这三重视角分别是“意识形态异质国家”、“地缘政治竞争者”、“经济竞争者”。特朗普几乎只从纯粹的“经济竞争者”的视角看待中国,相对并不重视另外两个身份。在特朗普眼中,中国首先是作为一项经济议题而非外交或安全议题而存在,主要是由美国的内政问题,尤其是严重经济、就业问题外溢所引发的。倪峰教授认为,特朗普眼中有“两个中国”,一是建起了大城市,为数亿人提供住房和教育,允许其公民到世界各地旅游,接受教育,创造出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的“好的中国”,这个中国可以发展合作,与之做交易。而另一个“不好的中国” 则“盗窃了美国400至700万就业岗位”、“坐拥5050亿贸易盈余”、“放任人民币贬值”、“进行不公平贸易”、“盗窃知识产权”、在南海和朝核问题上不尊重美国,是美国经济问题最主要的外部原因,必须施压、惩罚,逼其就范。因此,经贸关系可能是未来两国关系演进最重要的线索。

更为值得忧虑的是,自奥巴马上台以来,美国战略界对华认识不断趋于严峻。推出亚太再平衡之前,美国对华战略疑虑主要是基于中国的战略潜力,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美国开始担心中国的能力,2013年亚信会议、中国建立东海防空识别区,美国开始担心中国的战略意图。2014年,美国又开始疑虑中国的国内政治发展方向。在此背景下,从2015年开始,美国战略界开始进行中国问题大辩论,其中一个非常强烈的声音就是对冷战结束后美国历届总统奉行的以对华接触为的对华大战略提出质疑。许多人提出要修正这一大战略,奉行更加强硬的对华政策。

当然,中美关系也存在着足够的转圜空间,首先,中美关系“大到不能倒”,中美两国为世界最大经济体、核大国、互为最大贸易伙伴、相互投资迅速增长。而特朗普也为中美关系预留了一些转圜的管道,包括上台后不久就与习近平主席会见,任命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布兰斯塔德为驻华大使,其女婿库什纳、女儿伊万卡都积极推动对华合作,最后,特朗普“抓大放小”的思路,善做交易的特质也给中美关系发展留下了很大的想象空间。

讲座最后提到,日本首相安倍在赴美拜谒特朗普前,特意咨询心理咨询师,揣摩特朗普的行为规律和决策依据。安倍在返日后的国会质询中表示,心理学家针对特朗普个人性格给出的诸多会谈措辞建议均收到了良好效果。倪峰教授特别指出,由于特朗普“政治素人”和本色示人的特质,心理学在对美研究方面已经成为一门显学,各个国家都须引起高度重视。

教授简介

倪峰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副所长。

198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获法学学士学位。2001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法学博士学位。分别于1995年、2000年和2009年在日本国际问题研究所和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尼采国际问题高级院做客座研究员和访问学者。

主要研究领域美国国内政治、美国对外政策及东亚安全事务。

主要代表作《国会与冷战后的美国安全政策》(专著)、《冷战后的美国对外政策》(专著)、《美国在东亚的作用》(专著),《观察中美关系的三个维度》(论文)、《美国大战略的沿革及其思考》(论文)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友情链接北京大学总裁班清华总裁班人大总裁班百度统计百度地图北京博润华夏 京ICP备1606859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