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10-5715 7131 手机:130010 99058

企业家欧美游学 冯友兰的牢狱之灾:游学苏联酿成”通敌”之罪

首页 > 文章发这里 > 正文

1928年夏,供职于燕京大学的冯友兰(1895-1990)教授应刚担任清华大学校长的罗家伦之聘来清华任教。及至1933年夏,冯友兰在清华任职已满5年。按照清华规定,教授任职满5年,可以向学校申请经费出国休假一年。冯友兰早就有所规划,他计划花半年时间以讲演的形式周游英国各个大学,而剩下的半年用来游历欧洲各国。回国之前,冯游历了一直很想去的苏联。

冯友兰的牢狱之灾:游学苏联酿成通敌之罪

回国之后,他先后做了题为《在苏联所得之印象》和《秦汉历史哲学》两次讲演。令冯友兰未曾想到,游历苏联的经历加上两次讲演却给自己带来了短暂的牢狱之灾。

1934年11月28日中午,冯友兰接到清华大学秘书长沈履的电话,“嘱稍候,勿外出”。没过多久,冯就被北平公安局押走,随后又被押往保定行营,当晚被迫写出旅游经过。一头雾水的冯友兰后来才知道,其是由于情报出错,误将其当作中共间谍而逮捕。冯友兰被捕后,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随即前往北平行营找行营主任黄郛商议。北大校长蒋梦麟、文学院院长胡适、史语所所长傅斯年等人也为其在北平与南京两地奔走。不久,冯友兰被捕之事已由北平学界波及全国,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所幸的是,经过众人多方积极奔走营救,以及全国舆论的声势压力,保定行营也查无实据,最终由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出面,电令保定行营立即释放冯友兰。

对冯友兰被捕一事,学界中人有一些记载。鲁迅在给杨霁云的信中提及:“中国乡村和小城市,现在恐无可去之处,我还是喜欢北京,单是那一个图书馆,就可以给我许多便利。但这也只是一个梦想,安分守己如冯友兰,且要被捕,可以推知其他了。”

出狱后,有人劝冯友兰大闹一场。不过,他认为“已经出来了,就不必再提了”。后来,心有余悸的冯友兰在《贞元六书》中提及此事时说:“我在狱中虽然只有一二日,出来以后却有度日如年之感!”想必,这“有度日如年之感”的牢狱之灾也是他最后选择留在大陆的原因之一吧。

友情链接北京大学总裁班清华总裁班人大总裁班百度统计百度地图北京博润华夏 京ICP备1606859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