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10-5715 7131 手机:130010 99058

海外游学项目 王石年度倾情大戏:今日落难跟中小股民谈情怀 7月股灾时游学做红烧肉

首页 > 文章发这里 > 正文

无论宝能系得到万科,还是最终退出,都给万科和诸位股市庄家上了生动的一课,当你用低成本、高姿态攫取高额利润的时候,野蛮人也许正挣着血红的双眼在背后伺机而动

  王石年度倾情大戏:今日落难跟中小股民谈情怀 7月股灾时游学做红烧肉

“姚员外要包深闺万科红。

老鸨王婆:你没有信用;姚员外:我有钱;你睡过刘寡妇;我有钱;  你这么玩会破产的;我有钱;

她是头牌你不配;我有钱;

华少爷比你有品味;我有钱;

你的钱都是坑某拐骗借来的;姚员外大怒:你他妈既然挂牌出来卖,出得起钱就可以买,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富得流油、但股权高度分散的万科,一直是野蛮人伺机攻击的目标。

2014年初,在一次万科春季例会上,万科总裁郁亮曾指出:极为分散的股权结构给潜在的投资人可乘之机,控制万科只需要200亿元,“野蛮人正在成群结队地来敲门”。

 “宝能系”野蛮人已经进门

今年7月,潮汕姚氏兄弟旗下的前海人寿耗资逾80亿元,通过二级市场购入万科A股5.52亿股股份。之后,又和一致行动人通过连续举牌,将持有万科的份额猛增至15.04%,超过了20年来始终位居万科第一大股东的华润。

8月底至9月初,华润斥资约5亿元,通过两次增持,买入万科近4000万股,使其持有万科A的股份达到15.29%,夺回第一大股东之位。

但12月4日,隶属宝能系钜盛华及其一致行动人前海人寿又投入了近100亿元,累计抢得万科A20.008%的股份。并在12月10日和11日,再度耗资约52.5亿元增持万科股份。据港交所披露信息显示,截至12月11日,宝能系共计持有万科约24.8亿股,占万科总股本的约22.45%,成功拿下万科第一大股东地之位。

“今年以来万科高层主要精力就是在跟潮州人斗。”一位接近万科的深圳地产人士透露。但这没有阻拦“门口的野蛮人”的步伐。

据历次买入价格区间测算,宝能系扫货万科累计投入约387亿元。

郁亮在2014年的预言成真,野蛮人敲门进入,反客为主。

  王石:不欢迎宝能系成万科第一大股东

面对新作第一大股东宝能,12月17日,万科创始人王石发表内部讲话,明确表示:不欢迎宝能系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理由有四:

第一,宝能系信用不足。成为第一大股东,会影响万科信用评级,提高公司融资成本。最近几年国际机构给万科的评级是给全世界地产公司中最高的,这意味着万科融资成本非常低,一旦宝能系进来,就可能影响万科的评级。

第二,宝能系能力不足。“去年宝能地产整个房地产交易额几十亿,其中一部分还是关联交易,通过这种水平的系统,来管控整个万科,能力是根本不够的。”

第三,宝能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一直这样滚雪球滚下去,就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杠杆收购,一旦撑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第四,原大股东华润对万科意义重大。王石称,华润作为大股东角色重要,在万科的发展当中,在公司治理、股权结构的稳定、业务管理,以及国际化上都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它所推荐的独董,均是社会知名人士,对中小股东负责。

宝能收购过的公司怎么样了?

王石内部讲话中提到,宝能2003年曾入股深业物流,一直控股到40%多。2006年进行分拆,分拆的结果是他们拿到深业物流品牌的使用权,“一进、一拆、一分”,这就是他们的发家史。

另据媒体报道,2010年6月,宝能系举牌吃进深振业股权。经过四年与第一大股东深圳国资的缠斗,宝能系持有深振业高达15%的股份,位居第二大股东,最终却大幅减持,大捞一票走人。

目前看来,包括万科在内,曾被宝能系举牌过的上市公司,多数与房地产有关。从前海人寿已公布的项目来看,其资金也几乎全投向房地产领域。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宝能系能最终控制万科董事会,那么利用万科在各大城市的布局,以及万科作为地产界龙头的身份、良好的形象,与宝能系进行资产整合,讲一个“天大的故事”也未可知。

  历史中著名的野蛮人入侵事件

王石指责宝能为野蛮人,典故可能出自布赖恩·伯勒所著《门口的野蛮人》。这本书被评为20本最具影响力的商业书籍之一。它用纪实性的报道记述了RJR纳贝斯克公司被收购的过程。

19世纪初期,雷诺兹公司借“骆驼”牌香烟的崛起,成为美国第一大卷烟企业。其灵魂人物雷诺兹死后,公司开始变得陈腐落后,不得不于1985年寻求与美国的食品业托拉斯企业纳贝斯克公司合并。两家巨头公司联姻后,表面强大,但在经营策略、管理体制和企业文化等方面存在巨大漏洞。

到了1988年,公司首席执行官罗斯•约翰逊(Ross Johnson)决意卖掉公司,虽然他并不拥有公司大部分股份,但是他想尽办法说服董事会,并在华尔街放出风声,希望把事情变复杂,然后从中渔利。

当时直接参加这场“战役”的有四大主力。最终得手的是KKR公司,它利用混战后雷诺兹•纳贝斯克股价跌至45美元的机会,以每股109美元的不可思议的高价以杠杆收购了雷诺兹•纳贝斯克公司。

在收购中,KKR付出的代价极小,由于公司发行了大量垃圾债券进行融资,并承诺在未来用出售被收购公司资产的办法来偿还债务,因此这次收购资金的规模虽然超过250亿美元,但其中使用的现金还不到20亿美元。

雷诺兹•纳贝斯克在收购完成后一蹶不振。当用营业利润清偿垃圾债券时,其竞争对手却把利润用于再投资。而KKR遗留下来的问题不仅仅是少得可怜的资金回报,还在于引进的其他行业领导人的失败。

在业绩持续下滑后,1995年初,KKR不得不又剥离了雷诺兹•纳贝斯克的剩余股权,雷诺兹烟草控股公司再次成为一家独立公司,而纳贝斯克也成为一家独立的食品生产企业。经过一番明争暗斗,雷诺公司和纳贝斯克公司又回到了各自的起点。

  宝能动用了疯狂的杠杆资金

低成本、高杠杆,以高价完成狙击式的收购,然后出售被购公司资产偿还债务,宝能对万科的狙击,与纳贝斯克似乎如出一辙。

12月10日,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发出关注函,要求钜盛华在9个方面做出说明,包括为取得万科4.97%股份所涉及须支付的资金总额、资金来源等。

12月15日晚间,万科公告了钜盛华的回复,根据回复函,钜盛华共动用了7个带有杠杆属性的资管计划,这7个资管计划的总资金杠杆达到2倍之多,也即以32.17亿元撬动96.52亿元。同时,钜盛华和这7个资管计划签订了补充协议,以此锁定了它对万科的表决权。

而在同期披露的《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宝能系的真面目终于在面纱中缓缓揭开。公告显示:宝能集团董事长姚振华通过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能集团”)及宝能控股(中国)有限公司(下称“宝能控股”)控制的下属公司及核心企业多达49家。

王石在17日的内部讲话中称,宝能系层层借钱,循环杠杆,没有退路。一直这样滚雪球滚下去,就像美国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杠杆收购,一旦撑不下去,后果不堪设想,1990年美国有接近60家寿险公司破产。

  万科能从宝能之手逃脱吗?

第一,监管部门表示不会干涉

18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市场主体之间收购、被收购的行为属于市场化行为,只要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要求,监管部门不会干涉。

第二,毒丸计划实施难

事实上就是“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这项计划最早是通过向普通股股东发行优先股的方式实施,一旦公司遭遇恶意收购,优先股就可以转换为普通股票,持有优先股的原股东的股本低成本扩张,稀释收购方的股权。

据其它媒体报道,按照法规和公司章程,万科实施定向增发,需要临时股东大会通过。作为目前持股超过2成以上比例的宝能系,当然有权说不。

增发又仅仅是为阻止恶意收购,不仅降低了每股收益EPS,同时净资产收益率ROE也下降,中小投资者就可能站在宝能系一边,阻止方案的通过,何来毒丸?

当然万科最好的方式是定向增发用于优质资产注入,资产注入方一跃成为大股东。但这样一来,宝能系既可以投反对票,只要收集超过三分之一的票数就能阻止方案通过;又可以根据方案的情况,保持沉默坐享其成,那这样的药丸还有毒么?

第三,中小股东支持?福没有同享、祸凭什么共担?

目前王石在狙击“野蛮人”入侵一役上,最重要的是要争取中小股东的支持,以获得他们的投票权,避免宝能系入主万科董事会。

以万科分散的股权架构来说,真正的决策权力紧紧攥在董事会手中,因此这场交锋势必以掌控董事会为中心。

因此,王石一再发声,谈情怀和万科的长远发展,打动中小股东。

但万科之前是怎么对待中小股东的呢?

在今年7月的股灾中,万科曾公告,13.7元以下回购百亿股票,后来差不多有一个月时间都在13.7以下,公司总共才买了1.6亿。这就是王石倡导的公司信用,觉得股价跌的不够多,没有买入价值,让股民亏的更多点。

而7月份的时候,宝能系的股权从0直接飙升到整个万科的15%,所以万科A维持了一个横盘的走势,让中小投资者亏的没那么惨。

加之,中国上市公司从来都是把股市当做圈钱工具,连分红的兴趣都没有,在他们看来,通过购买圈钱用的股票来反过来控制公司简直就是开玩笑,你只有买股票送钱的义务,而不可能具有股东的权利。

如果宝能系成功的成为了万科A的第一大股东,那么他要想保住控股权,他手里的23%的股权就等于被冻结了,不会再出售。如果王石成功,宝能系不能控制万科,那宝能系要那么多股票干嘛,等王石给他发分红?他必然要逢高卖出砸盘,这么多股票砸下来,万科A的投资者会被割掉一大块肉。

第四,打持久战,拖垮宝能

12月18日,万科公告称,因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筹划股份发行,用于重大资产重组及收购资产,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的有关规定,经公司申请,该公司股票(证券简称:万科A[10.00% 资金 研报],证券代码:000002)自2015年12月18日下午13:00起停牌,待公司刊登相关公告后复牌。

有专家表示,由于宝能用来敌意收购的资金用了很大的杠杆,对于杠杆资金,最大的敌人就是时间,因为杠杆资金需要支付利息,最重要的是还有借款期限,而并购是长期的战略股权投资,短期借款用来长期投资并购,不但不合法,而且越往后就对他们越不利,长时间的停牌就是对付这种敌人最好的武器。因此万科,只需要长时间的停牌,停一两年(中间可以恢复几天,然后继续停牌)。

但宝能此次高调注资万科,显然是有备而来,不可能没想过万科申请停牌的后果。

后续效果还要看万科的停牌周期,以及宝能真实的资金实力。

  险资抄底特征:低估蓝筹、股权分散

12月以来,万科的股价急速上升70%。被拉升70%市值之后,万科A如今市值仅仅2000亿。

而万科A本身的价值绝对不止2000亿,那么庞大的一个商业帝国,2000亿买下简直太便宜了。这就是宝能的买入动力,他买不到,可以通过拉高股价退出获利;买到了,那万科A也值这个价,他也赚。

以17日涨停之后的收盘价22.21元计,宝能系持有万科股票市值高达551亿。而宝能系累计投入资金335亿,浮盈达216亿。

平安证券非银分析师缴文超总结,险资举牌的公司一般具有以下特征: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龙头地产公司;估值便宜,分红较好,股息率较高,股价趴在地板的公司;股权分散,大股东持股比例不高;高现金流公司等。

 王石早干嘛去了?安禄山都破潼关了!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21年前惊心动魄的“君万之争”场景再现。

1994年3月,君安证券联合深圳新一代企业有限公司、海南证券公司、香港俊山投资有限公司、创益投资有限公司(四公司共持有万科总股份的10.73%)发起《告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全体股东书》。

提出对万科的业务结构和管理层进行重组,包括收缩贸易、商业和工业经营,将安华公司和股权投资公司独立出来,全力发展和充实房地产业务,同时宣布将推荐8~10位董事候选人进入董事会,以及力争在董事会内部设置一个常设的项目审批委员会,对重大政策进行监督,避免和减轻项目的盲目性和随意性。

据王石在他撰写的《道路与梦想》一书中所说,当时,君安承销万科 B 股,有1000 万股仍压在手上,成本在12 元每股,而当时市场价只有9元每股。按市场价售出将亏损3 000 万元。“制造万科被收购题材”就是君安想出来的应付办法,既脱手套现,又不亏损。 “收购”自然刺激股价上涨,只要万科股价上涨,君安就可以一举三得:抛售积压的万科股票,资金回笼;借小股东的支持控制万科董事会,更方便地操纵股市;赢得维护小股东利益、市场创新的好名声。

王石交代郁亮申请停牌,同时发动了对第一大股东的游说。并且由于发现君安方面的策划者之一宁志翔开了两个老鼠仓,共计买入2000万元万科股票。最终,有惊无险,王石胜出。

这已经是21年前的事情了。在过去的21年里,王石做了什么来弥补股权分散可能招致的野蛮人入侵?

脱胎于国企的创业公司,在越做越大的同时理顺所有权,实现国家、创业者、企业三赢非常不容易。环顾企业界,只有李东生、柳传志两位比较完满地解决了这个问题。望洋兴叹者不计其数,比如张瑞敏、李经伟、倪润峰、郑俊怀……但王石毕竟有21年时间可以慢慢筹划!

1994年君万之争让王石意识到产权关系的重要性,假如经过分析认为无法破解,不如“拉走人马”重新创一个万科。许多房地产巨头都诞生在那个“火红的年代”,保利1992年、龙湖1993年、恒大1997年。孙宏斌2003年才开始做融创!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21年来王石登山、游学、做红烧肉,以为华润保护伞可以永远打下去。不怪宝能系试图控制万科。

结语:2015年底的一幕大戏刚刚开启

万宝之争,千亿级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科易主。宝能系动用几十家关联公司、5个月豪掷380亿砸成万科第一大股市。王石“你不配”“下周一见”的激烈反抗。

这一幕幕在2015年底上演了真实的股权争夺战。序幕刚刚拉开,剧情有各种可能。

但无论宝能系得到万科,还是最终退出,都给万科和诸位股市庄家上了生动的一课,当你用低成本、高姿态攫取高额利润的时候,野蛮人也许正挣着血红的双眼在背后伺机而动。

友情链接北京大学总裁班清华总裁班人大总裁班百度统计百度地图北京博润华夏 京ICP备1606859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