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010-5715 7131 手机:130010 99058

企业家游学网 王石:我的哈佛游学生活

首页 > 文章发这里 > 正文

摘要我讲讲我在哈佛的学习感受,简单来说到哈佛,第一次就是好奇这么大年纪跑去哈佛干什么,当然到哈佛校园学习去,你是怎么学习?正因为你王石很有名,很透明,知道你不会讲英语,你到哪儿怎么学习?

 

  我为什么要去哈佛?

很高兴有这么一个机会再次和黑马营的各位黑马见面。我讲讲我在哈佛的学习感受,简单来说到哈佛,第一次就是好奇这么大年纪跑去哈佛干什么,当然到哈佛校园学习去,你是怎么学习?正因为你王石很有名,很透明,知道你不会讲英语,你到哪儿怎么学习?

首先第一个问题还是,为什么去哪儿去?你为什么没有选择去剑桥、牛津、北大、清华你选择哈佛?简单来说,自己曾经像你们在座一样都有一个留学梦,曾经自己也有,改革开放的时候我已经工作。到深圳是32岁,非常强烈的愿望就是在深圳做两年,就想留学,当时留学是很清晰的,就不成想一晃一晃,一年一年过,从32岁到 35岁,一直到40岁,当时想留学出去,当时对深圳前途怎么样不确定的,本身和这个也有关系。但是一年一年过去了,企业在做越做越大,留学好像就是一个梦想,梦想基本上到50岁就结束了,就这个留学和我没关系了,因为企业还做的不错,自己那时候50岁也退出一线,兴趣就开始大自然去了,就探险登山去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10年的年初,2010年年初北京有一个活动,哈佛大学中国基金的主任在饭桌上随便问我一句,就是说你有没有兴趣当访问学者到哈佛去,三个月,六个月最长就是一年。我当时反应,就没有任何思索,就选择一年。为什么说是哈佛?恰好哈佛发出邀请,如果是其他高等学府发出邀请,我也会响应,而是偶然机会。王石:我为什么选择哈佛, <wbr>我的哈佛游学生活及感受(图)

 

第二个为什么去?你游学不能为了游学而游学,这个人要去了,实际上和我现在思考问题和现在看这些书都有关系。我的工作到90年代后期也开始陆陆续续以出书的形式,对自己的经历做一些总结。从2007年开始,开始陆陆续续写了三本书,这三本书实际上都是和企业的社会伦理、宗教有关系,就是灵魂两个字有关系。《灵魂的脚步》《徘徊的灵魂》《灵魂的台阶》因为社会在转型,万科也在转型,我个人也在转型,如何面对新的变动局面。自己选择方向实际和宗教有一定的关系。尤其这几年我比较困扰的问题,突然很熟悉的朋友告诉我说,我加入宗教,甚至全家一块加入宗教,我也很困扰。

我们传统的都是无神论,突然加入有神论,这个和我们传统思维方式不大一样,当然不是说中国没有信仰,最起码我很熟悉的,大家的思维方式,信仰都很一致的,突然那么虔诚的信了有神论了,对我有困扰。对于这个困扰除了现代文明本源来源于基督教文明。还有一个就是说他们为什么信基督教,你可以不信,但是你不可能不知道。实际上自己本身对宗教的了解非常少,因为是喜欢登山去西藏的缘故,才开始关注藏传佛教,翻阅有关书籍甚至和活佛教徒。原来和佛教有关系,玄奘是我们的佛教高僧,你寻找的路从新疆开始,到中亚,除了印度教之外,全是伊斯兰教,那一次玄奘之路反而开始了解关注伊斯兰教,就是这样来讲,开始来了解你不熟悉的宗教,不熟悉的文化,显然这次去哈佛,当然我选择就是选择宗教法,你有很多误解。实际上宗教的份量是很大的,选择企业伦理,企业伦理这样一个选题去的。这就是说为什么去,圆游学梦,选择专题和自己现在所处的状态,和现在社会所处的状况和自己经历周边的环境一些信仰的变化,给我刺激也好,对你反思也好,这样的事去哈佛,这是想说的第一问题。

  我去哈佛我行吗?

第三个问题,到哪儿之后,我具备这个条件吗?当然作为访问学者也不用考试,这个是没有什么压力,对我来讲,最大的压力是我年龄问题。因为在一年前,你说去听英文课,那是不可能的,你说用英文开一个酒店,那是没问题的。但是除此之外你点菜不会点错而已,但要进行正常的交流,听课,以后用英文上课甚至是不可能的。我经历来讲曾经有两次也用英文演讲,这是2001年,当然演讲来讲是念稿子,我的哑巴英语还有一些底子,阅读资料,自己获取信息上,虽然离开学校多年了,英文没有丢,但也仅此这样的水平,我敢去,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底子。

再一个我相信语言环境,那个环境你就很快适应了。在这个期间尝试上一下私人学校,甚至一些私人老师来教英文口语,都以失败告终,但是我相信那个环境。长话短说,一晃一年就过去了,又申请延长了一年,这次回来就是办签证的,现在是第三个学期。

  我的第一个学期

  我如何突破的语言关

头两个学期是怎么过的?第一个学期实际上主要是过语言关,上午时间是在英语学校,下午时间是在哈佛学院。英语学校离哈佛不远,从语言学校到哈佛走路就5分 钟,因为学校比较简单,有5个课程,每个课程10个礼拜,你一去就是你考试,你的语言能力,你的数学能力,你的语法能力,考完之后看你进那个教 室,12345,最高是5,4通过了就可以考托福,雅思就没问题,一般到5那个级别很少人,不上,没必要。我反正是死皮赖脸,后进生,骗到5级上去,我不 要考托福,考雅思,我是属于比较少有的在5级上混。不像一般的访问学者专门做专题,和你导师到图书馆这样的,我就是听课,就是听讲座。讲座可选非常多,学校每天都有40、50个讲座,不同系列,不同学院,不同的中心各种讲座。和我们中国有关系的,东亚研究所,再一个就是中国基金。下个礼拜有讲座是关于台湾的大选,讲座人蔡英文,哈佛是这么一个地方。再比如说,墨西哥湾的石油污染,到底出在什么问题,演讲是总检察官,都是当时社会,国际社会热点的参与人,当事人这样的人物,所以在那里讲座,磁场是很特别的感觉。

当然来讲,很可惜我基本上听不懂,怎么办?我是聘请了一个钟点工,一个MBA刚毕业的,还没找到工作,就是中国游学生,跟我当陪读,当然我听不懂,就无从谈起,学生就给我记笔记,下了课就给我笔记,晚上我才知道,当事人在讲什么东西,这样持续了两个月。到了第三个月就换了形式,当然这样看笔记或者看资料了解。原来我是一天听两个讲座,现在就是只听一个讲座,之后再用两个半小时用英文来对话,就来讨论今天听什么,就开始说了。我听懂什么,他就告诉我,你完全听错,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再下去的话,上午还要做作业,上午在英文学校还要做作业,晚上再讨论,基本上是折腾到2点钟,很少在 2点钟之前睡觉,所以晚上绝对不敢应酬,应酬差不多得两个小时吧,基本上你要做作业,完成今天一天的功课,4点钟你睡不好觉,早晨课程8点钟,早上起来自己还做饭。第一学期感觉到脑袋累,我生这么大了,从来不知道什么叫脑袋累。就是感觉非常疲劳,但是你睡不着,你要说亢奋还不是那种亢奋,就是折磨你脑袋里头乱七八糟的,就是睡不着觉,连续一段时间,你就怀疑你这样做值不值得,因为效果并不明显,不是一个礼拜一个长进,你觉得这样值不值得,别你英文没学会,你别从哈佛回来抑郁症了。不是工作高度紧张,学习高度紧张,身体疲劳,放假式治疗,还是坚持下来了。

  我了解的美国宗教

当然方法论上还是很受启发,即使这样的方法,方法论还是很受启发,听一些课还受教诲。连续听了美国人关于信教的变化,连续听了三讲,他怎么会信上帝,原来我们都是无神论,怎么他们就信了一个神单独的存在,就按照我们的逻辑怎么都不通。这三节课是讲,大致内容信基督教人员人数的变化和社会之间交互政治互相影响。

第一个简单来说就是二战之后,信基督教人数大概是71%左右,就是主流人群信基督教,随着到60年后反战,反权威,民权运动,性解放等等,那时候也是在搞文化大革命,他们文化大革命是自下而上,我们文化大革命是自上而下。从权威来讲我们是反传统,反文化大革命内容不大一样,信教下降到37%,就是下降的非常厉害。到了80年代末90年代初,到了新世纪信教人开始恢复,恢复50%出头就没有再增加,这是信教人数的变化,显然随着社会的变化,其他因素的变化信教人数也在变化。因为人口并没有怎么增加,但是信教人数在基本的浮动。

第二个就是二战之后信基督教的美国人是一生信两次,一次是家庭给的,洗礼受的天主教,在20岁之后他自己确认一次,有可能他不改,也有可能天主改成别的教,甚至改成佛教,甚至变成无神论都有可能,这就是这个非常普遍。

第三个就是政治和宗教的关系,我们知道美国一定是宗教和政治分离,实际上本质来讲美国是基督教国家,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实际上现在不是宗教如何利用政治,是政治如何利用宗教。到之后民主党也这么做。听了这三个课之后我就豁然开朗,为什么我这个朋友信宗教,不是这个根本问题上缠绕,到底有没有上帝?你怎么就信上帝了呢?这个想说什么意思?实际上来讲在中国社会转型过程当中,在剧烈变动当中,基督教代表后面价值观,这个价值体系和它的组织系统。人是需要有一种精神寄托的,只不过这个价值系统,价值观它觉得在当前中国这样社会当中,这个价值体系,价值观不太认可。第二个更重要,这个组织系统,需要组织,当然有很多组织,国家组织,工会组织,其他组织来讲,这个组织是可信的,至于上帝是不是在那里,他是一个问题,那是让哲学家去解决吧,对于需要有一个依托,需要有一个信仰的支撑,他真正的上帝在不在,不是他去想,不是主要关心的问题。讲美国信教的变化,我一下子就豁然开朗,也就是基督教宣扬的背后框架,最起码强调的价值观和邻居和善对待。他们通过宗教的礼拜活动,大家互相有一个依托。第一明白了,第二觉得中国未来进步当中,这是一个有组织的进步力量,他们和政治不是对抗的,不是说你反对政府组织存在,我和你政府是一种对话,是一种合作,是一种非暴力,就类似这样的,你很受启发,像这样每个礼拜都有讲座。

  我的第二个学期

  我是怎么学习的

到了第二学期,就换过来了,上午在哈佛,下午在语言学校,把主要的精力用在学校,因为你学语言就是工具。选了三门课。

一门就是宗教如何影响资本主义思维方式,我们一提到这个来讲,一提这个话题,中国学者和国内的朋友,学这门课程开始讲从英国,一个封闭的王国,讲的是亚当另一个说法,还有影响力的说法,就是道理情操论,包括在座不一定读过这本书。这本书对西方影响更大,这本书就是谈伦理的,所以说资本主义发展是伴随着复国论和道德情操论,在那里谈宗教如何影响资本主义思维方式,那就是马克思美国的新教精神,新教伦理这么一种精神,中国知道这本书。

第二门课讲资本主义思想史,这是我主选一门课,这和专业有关系的,就是城市规划和发展,当然咱们有点从权威,对老师的选择非常重要。三位老师在哈佛是大家,一位是大家族的后代,选择宗教如何影响资本主义思维方式就是原来前哈佛经济学院院长,现在还是讲座教授,75岁了。第二个就是肯尼迪政府学院,曾经是麻州局长,常年从事城市规划教育,在哈佛当中最有名20位讲师之一。还有一个名望家族的后代,我们知道有一本书叫《货币战争》,第一章讲的那个家族,这位教授这是那个家族的后代。他的先生因为一位印度籍诺贝尔获得者,所以选课来讲,也是从权威的。实际上真正听两年半,关键听时间,一般很少说一个礼拜给你讲,一般是一个礼拜两次,最多一个礼拜三次,但不在听的过程,而在听之前你要做作业,你阅读大量的资料,如果你资料不阅读,你跟不上去,你不知道在讲什么。所以你发现阅读量,三门我的阅读速度你跟不上,你只好其中有一门听就听。

第二学期就感觉脑袋不累了,眼睛累。关于眼睛累我有点疑惑,是不是还是和我年纪有关系,60岁,现在老花眼,散光,因为这个眼睛累还是和年龄有关系。事后来讲,还是阅读量太大,换句话说,我这个人已经随着年龄增长,你自动不开发,他能起作用,你都给放弃了。通过这样一个在语言学上强行死记硬背,强行的过关,强行的考试,通过强行的英文环境去学习,去阅读,我的阅读能力比以前好。因为最大提高,语言还在提高过程中,勉强能听,勉强能讲,并没有什么愉悦感,阅读的愉悦感就出来了。我希望再过一年以后,语言能力也有所进步。

  我的第三个学期

  我选择了哪些课?

到了第三学期,这两学期过了之后,我是在那边学校的后进生,我第一次体会什么叫后进生,只要做游戏,你就是最白痴的那个。到了第三学期,语言学校还差两周基本就完成了,因为现在语言能力和自己的自信心也放松了,不像原来紧绷了,去挑课有点多元化,这个不舍得放弃,那个也好。上午在哈佛,下午在语言学校不行,太贪婪还是不行,语言学校基本上已经放弃了,你不可能再有时间到语言学校再提高你的语言了,这是第三学期。第三学期选的课程,像宗教影响资本主义思维方式,资本主义思想史,再加上和自己专业有关系的城市规划。

这学期选择课程就选了几个方面,就选更具体的,叫美国的资本主义商业史,这是商学院。选择了一个能源政策,这个还是和环保新能源、新经济有关系的。第三个是选了20世纪日本,因为这是另外一个话题,就是中国如何在找新的道路,改变粗放,我们还再次向80年代一样,重新学习,如何再认真研究日本,我觉得是一个课题,对万科是一个课题,对中国也是一个课题。如果不研究,不再一次学习日本,对日本没什么损失,损失是我们,所以选了20世纪日本。

还选了一个现代战争起源,可能很好奇,这个有什么关系?和我确实没关系,但是有时候你在选课的时候,你有这样一个找名家。找名家有两种方法,一种你知道他是名家,就选。还有一种方法就是你看有多少学生选他的课,过了 200、300人选这门课的话,那就是名家。选这门课和美国资本主义商业史是一块,真的听进去,前两个礼拜什么都试听,听完之后不要交钱。试听的结果是,没想到放弃的是美国资本主义商业史,现在就听战争起源。两个理由,一个就是老师讲的好,就是我刚才说的老师讲宗教如何影响资本主义思维方式。战争起源是另外一个,声情并茂,侃侃而谈,也是一样,结束了,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虽然他讲是战争,但是方法论让你很受启发。讲第一个题目就把你吸引了,第一个是问句。你认为民主国家比独裁国家更倾向于和平吗?回答很简单,就是NO,就是从一战,二战,冷战,重点是在最近的30年,战争全是美国发的,这是民主、自由标榜,当然为什么?一大堆逻辑。你会发现完全就是给你重新的审视这个世界,他是以战争为例。一看就是军人出身,保卫的儿子,有黑人血统,但是很笔挺,很有精神。

再说说能源政策,能源政策是新开的课,而课一般研究生、博士生都不大感兴趣,这课又开,我们知道能源政策显然是新能源,能源外面非常大的问题,不感兴趣怎么办呢?哈佛政策是,只要你选这个课,不是谁想听就听,你要选这个课就有奖学金,奖学金到2千美金到7千美金不等,就是你听这个课不用给钱,给你钱。当然我们是访问学者不给钱的,很多中国游学生选这个课,就是拿奖学金的。老师一上课,没人发两副扑克牌,就是一红一黑,就是我们现在做一个模拟的,你手中一张红牌,一张黑牌,假定红牌代表政策,红牌政策就是新能源政策,你如果选择红,你得4分。总分是多少分呢?根据你同伴手中的牌,同伴手中留的也是红给你加1分,你10个同学留红牌,加上你的有14个分,虽然你有4分,但并不能决定你是否成功。他给你分的方法不一样,你要选择黑,你是0 分,但是如果你同伴手中是黑牌的话,给你加2分,这个你发现博弈的困境,你选哪个都有风险,之后让你每个人交牌,当场就告诉你总数,每个人得分出来。比如说汽油通过加税,就告诉你这个道理,加税指引是什么?你发现完全是一种新的方法论,就是我们所学的什么概率在他来讲就是一种很通俗易懂地给你讲解,讲着就开始微积分就出来了,吓我一跳,这课我听不下去,解高等数学我都解不出来。好在分析两个结果,告诉你结果是什么?我说,这个我还能听下去,所以选课不要选错,没有非常强的数学底子,你根本就像听天书的。你怎么这学期选这么多课程,刚才试听的时候,试听给你的感觉,就是你每一试听都有新的收获。

在哈佛商学院听课,我才体会到,商学院的讲师首先一个身体好,体力活。老师讲课来讲,像这样讲课没有。像其他的文理学院就站着,站着不动就这样讲,商学院讲课不是这样,上窜下跳,从台前到台后,就整个人一直处于流动状况,那个氛围特别像直销的那个氛围,当然他讲的东西是那种哈佛商学院的案例,他一定不会让你说,分散注意力。一直让你和他交流,而且来回走动,一堂课下来,一身汗。所以我知道,商学院老师下课第一件事就是到卫生间换衬衫。

  我的哈佛游学感受

就讲一些感受,目前就第三学期。第四学期还出点自己答卷,出点成果,也会写一些东西,这就是目前的

一个现状。刚才说了,你再难毕竟在那个环境,你学习英语过了语言关,基本上在那个状况。在那里我本身一个人,也没带秘书,也没带助理,也没带司机,在那里生活感受到自己像一个半残废人,因为自己不缺,自己在国内创业快30年,有秘书安排日程,有司机接送,到哪里不需要动脑筋的,到哪里一切都自己来。突然觉得很多沉睡多年的脑筋又起来了,所以有一种新生的感觉,整个身体,脑筋都启动起来了,而且语言开通了,就等于开了天窗。在那里认识我的人,接触我的人,包括老外,一年之后最起码是语言上的变化让他们非常意外,我自己没这么意外的感觉,毕竟英文的表达能力比较差。我的状况是,请我讲演的时候,用英文,如果是中文的话,我没兴趣。因为我觉得对我最好的锻炼机会,就是用英文讲演。你不是讲演完了拍屁股走了,还有对话,用英文问,还用英文答,到时候没听懂问的什么问题。

我现在的水平,属于讲演的英文水平,越讲演越成熟,因为有稿子。回答问题还需要翻译,翻译是什么问题。当然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比如说去年的8月份,在瑞士伯尔尼世界某个基金组织大会,邀请了嘉宾去讲演,我是邀请之一,我是用英文讲演。讲演之后开始提问题,提问题有翻译翻译。提一个问题,让翻译回答,到第三个问题,我都觉得我讲的,翻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就翻译显得不对,很明显感觉到,我宁可用我结结巴巴的英文来答,翻译翻译错了。下面WIF是一个战略合作伙伴,下面一些人不熟悉我,发现我就开始用英文讲,非常惊讶地眼光看着我,等我讲完了,热烈掌声。讲完了下面我再回我再讲什么,让我再重复,我讲不起来,不要说当时,现在我都说不出来,当时挺复杂的问题,回答中国下一步怎么走,中国面临哪些选择?那个要讲挺复杂的,你要我现在讲,都讲不出来。现在就是这样一种状况,当然你语言来说就是环境的问题,只要你不在乎,别人不在乎,我们自身挑战还有自身,就看你自己能不能去面对。真正的意义,我觉得还是开了一个天窗,非常有意的交流。

我原来想,只是对我万科高层要有一个促进,基本上万科高层来讲,基本上不是海归,都是国内受训,语言交流相对比较差。随着中国国际地位,中国的国际化,所以你一个公司往下发展,如何更畅快的交流,语言非常重要。一年下来,就是做这么一个符号,叫形象也好,我想对一些企业家也受启发,我也想走这条路。那是这样的话,我觉得非常好,我们改革开放就是被动接受西方的东西,30年之后我们再换一个角度主动地,我们没有受过西方熏陶的,我们怎么去了解,去认知。对西方的宗教你可以不信,但你不能不了解,不知道。显然不仅仅是王石一个的需求,而是更多的企业的一种需求!

友情链接北京大学总裁班清华总裁班人大总裁班百度统计百度地图北京博润华夏 京ICP备16068598号-2